<xmp id="cisme"><nav id="cisme"><code id="cisme"></code></nav>
  • 《開端》為何將案"底"落在"色狼"和網絡暴力?
    2022年02月08日 08:30 來源:北京青年報

      15集網劇《開端》爆火 本報專訪原著小說作者

      為何將案“底”落在“色狼”和網絡暴力?

      一部15集輕巧體量的網劇《開端》,開年即爆,為2022年國劇市場提振信心。春節長假,這股熱度不降反升,“鍋姨”、坐公交、卡農手機鈴聲等話題梗成了提及率頗高的聚會社交“硬通貨”。近日,北京青年報記者采訪了《開端》原著小說作者及電視劇編劇祈禱君,就觀眾仍在熱議的話題尋找答案。

      為何選擇公交爆炸案?

      北青報:請您介紹下《開端》的創作過程,比如“無限流”?為何選擇公交車爆炸案?

      祈禱君:這些年,我在網上看到過很多有關“公交車事故”的視頻,這些都對我產生了很大沖擊。剛開始看到這些,我會想,為什么沒有人能和影視作品里的那些英雄一樣,站出來制止這些悲;后來,我則開始想象如果是我在這些公交車上,“我”能做什么?在這些聯想中,我又開始思考,我的這些想法合理嗎?一起坐公交車的都會是哪些人?這些人能幫助“我”嗎?在這一系列的思考、求證、再思考的過程中,我的靈感迸出了火花,擬下了《開端》的大綱。

      最大難點是如何同時平衡小說里戲劇性和邏輯性上的矛盾,以及設定從第一次循環到結束循環的整個遞進過程。比如這個公交車爆炸,一開始沒人知道是爆炸案,是主角組通過循環抽絲剝繭得到更多“信息”后,才從一個“交通事故”變成“刑事案件”,從“排查真兇”到“鎖定真兇”,再到“找到隱藏劇情”,這些都是事先要行文之初就留好伏筆和符合邏輯的轉折。所以為了“破局”,我開始給《開端》添加“時間循環”的元素。到了成文階段,“無限流”反倒成了《開端》最顯眼的標簽。

      北青報:看過幾集過后,《開端》最吸引人的內容就不再仰仗“超現實”,而是回到腳踏實地的現實。請您透露下老焦、盧笛等普通乘客的創作,在他們身上寄托了您的什么意圖?

      祈禱君:最初,我是按“定量”和“不定量”兩種可能來塑造乘客的,在遇到危險一定會出手的,就是“定量”。比如“老焦”這個人物,他就是身處生活的泥沼之中,卻依然會一次次“見義勇為”的定量。至于“盧笛”這個角色,他是個帶著社恐屬性的二次元愛貓年輕人,只要喚起他對自身群體的認同,他就會從“變量”轉為“定量”。車中的任何乘客,只要能獲得他們的“信任”,都能從“變量”變成“定量”!靶湃巍辈攀浅晒Φ幕。之后,我開始思考,人和人之間的差異到底在哪里?我開始通過“對照組”的方式試圖回答這個問題。比如老焦“焦向榮”和司機“王興德”其實是某種呼應和反襯的關系。車里,驅使王興德“犯罪”的原動力,是女兒;驅使老焦“見義勇為”的原動力,同樣也是為了女兒。這兩位同為父親,同樣為了女兒,卻做出了不一樣的選擇,而這兩種不同的選擇,代表了不同的人性。又譬如“盧笛”這個“一說就通”的二次元群體,和無論你說多少次都“不信”的警方,也同樣是一個對照組。這些乘客在塑造之初,除了都是普通人這個共同點外,還各自代表了社會中一些群體的思維模式和人生經歷。每個人都能在特定的時間發揮自己的作用,再怎么平凡的人,一旦做出了不平凡的正確選擇,他就是“英雄”,這就是我塑造他們時最想表達的東西。

      人物塑造都有哪些不同之處?

      北青報:“鍋姨”出圈,成了新的話題梗,您復盤有何經驗可以總結?

      祈禱君:“鍋姨”出圈,除了陶映紅這個人物塑造得很完整以外,演員對這個角色的理解和再演繹才是真正成功的原因。無論在原著里,還是劇本創作之初,陶映紅這個人物的形象都是“麻木”、“瘋癲”的,是已經崩潰過后的“破碎的人”,F在熒屏中的“鍋姨”,是經過演員劉丹老師思考后根據自己理解再塑造的過程。她的堅持讓陶映紅不但是那個“破碎”的“加害者”,也能讓每個觀眾從她的塑造中窺見陶映紅“破碎”前曾有過的體面、嚴謹和對女兒的愛,這使得她同時具有“加害者”和“受害者”身份重合更讓人信服。

      北青報:據報道,年輕CP李詩情和肖鶴云的名字暗合了劉禹錫的《秋詞》,這兩個人物設定暗含了你的哪些想法?

      祈禱君:是的,李詩情和肖鶴云的名字就是取自“秋詞”。這是我非常喜歡的一首詩,因為它意境開闊高遠,很符合我最初想要塑造的兩個年輕人的心性!霸娗椤笔抢寺,李詩情未接觸太多的社會,她的浪漫能讓她寬容,善良并具有同理心!苞Q云”是昂揚向上,渴望一飛沖天的,他具有“一鳴驚人”的潛質。除此之外,“晴空一鶴排云上,便引詩情到碧霄”也是一個首尾循環,嵌了一個“肖(霄)”鶴云。

      隱藏情節的解讀和猜測層出不窮

      北青報:最終的案“底”落在了公交車“色狼”和網絡暴力,這兩個想法是怎么產生的?

      祈禱君:我作為一個女性,同時也是一個母親,一直在思考,該如何教導自己的女兒,在這個復雜的世界里遇見不對的事情時,能“保護”好自己以及學會如何“求助”。設計“色狼”情節,是想通過王萌萌和李詩情兩種不同性格的女孩,面對色狼的不同反應作為對比,讓讀者和觀眾明白,不同的人的承受程度是不同的,也許在你看起來大不了的事情,對于不同承受程度的人,造成的結果截然不同。

      “網絡暴力”這個元素,則更多的是我對自身這么多年來的經歷的思考和反省。引起“網絡暴力”的人,最初就一定是為了“加害”什么嗎?在思考過這些問題之后,我就遠離網絡,并告誡自己作家應該用作品說話。正是這些感悟和反省,讓我在寫《開端》的過程中,塑造了《開端》里的“網絡暴力”情節,和這個讓陶映紅一家“樹欲靜而風不止”的“開端”。

      北青報:這個劇引發網友追劇,各種對循環、細節、隱藏情節的解讀和猜測層出不窮,對此哪些您能出面官方認證下?

      祈禱君:很多細節都被讀者猜出來了,我很感動。比如說,陶映紅本來是準備在女兒忌日那天赴死的,但因為陶映紅在車庫試驗雷管引發了火災引起了消防部門的注意,于是消防部門開始檢查車庫。這個火災造成了老焦的被清退,也讓正常上班的王興德對陶映紅的臨時上車猝不及防,夫妻二人原本的計劃里,那天的車上應該是沒人的,只需要帶著炸彈去指定地點赴死。

      我也看到關于張警官的猜測了。張警官是沒有進入循環的,要進入循環必須滿足幾個要求,首先他得在車上睡著過(有進入循環的路徑),其次他得在車上死過(曾經在循環中正常存在),然后他還得在循環里死里逃生(離開循環),老張和車上其他人都不符合這些條件。他會輕輕放過,只是基于自身經驗和沒有證據下,一個警官的正常反應。李詩情和肖鶴云“抓色狼下車”,是肖鶴云循環的開始,也是唯一一個將陶映紅的“變量”變成“定量”的可能。陶映紅的潛意識里,希望女兒能和在車上反抗的詩情一樣堅強,能夠反抗色狼,甚至制服色狼。

      北青報:《開端》影視化的成功對您未來創作將產生哪些影響?

      祈禱君:首先,更堅定了我繼續創作“普通人的故事”的信心。在寫《開》系列之前,我的成名作《木蘭無長兄》和《人人都愛馬文才》等,不是帝王將相,就是天才和英杰。寫《開》系列時,我正在而立之年,正是思考自己能給這世界留下點什么的轉變時期,《開》系列的《開端》、《開獎》、《開盤》其實寫的都是普通人如何破除桎梏,完成自我成長的故事。這種題材其實并不是網絡小說的主流,也缺乏爽感,我一直不知道自己的“轉型”是不是有價值,現在至少吃了一顆定心丸。好的作品,其實題材并不重要,最重要的還是講一個好的故事。

      文/本報記者 楊文杰

      統籌/滿羿

    編輯:李奧迪
    在线观看日本免费A∨视频
    <xmp id="cisme"><nav id="cisme"><code id="cisme"></code></nav>